厂施工队
公告
 投稿邮箱:18072277961@163.com  投稿QQ:2921471709  投稿微信:owls18072277961 

文名:人间粉墨  作者:大风

发表时间:2020-11-13 21:28

他是一个戏子,唱人生百态,唱悲欢离合,唱爱恨纠葛。

动荡年代,无人能幸免,战火即将蔓延到这个平静的小城,人们仓皇逃窜,他站在临街的戏台上,看着人群,他希望找到当年的那个人,可人群中并没有那个人的身影,也不可能有那个人的的身影。

隔天,报童依旧拿着报纸在叫卖,仿佛战火与他无关一般,为了两个铜板,他们是不愿离开这城的。他买下一份,首版便写着军队战败,那编号他认得,是那个人所在的队伍。

入夜,满天的星星,还有一弯上弦月。他不相信那个人会死,看着月亮,他想起了那个人笑起来时眉眼弯弯的样子,敌人还有三天就到了,他决心再等三天,如果他走了,那个人回来 就真的找不到他了。

可是他什么也没等到。

他坐上了南下的火车,走远了回头看去,小城便成了一个小小的点。

他兀自哼唱起游园来:“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残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

“哟,刘老板!”火车上有人认出了他,寒暄几句后,他也不想唱了,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他想起了与那个人的初见。

那会儿他还不是刘老板,师父叫他小畅子,师哥师姐叫他畅畅,师弟师妹叫他畅师哥。

那天他在后院,也是在唱牡丹亭。“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一个少年趴在墙头,叫了一声好。刘畅一甩练功的水袖,啐了那少年一口:“要听戏上园子里听去,在这儿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少年一点也没有偷看被发现的窘迫,反而笑眯眯的拿出一串糖葫芦来:“我不喜欢听他们唱,我就喜欢听你唱,吃冰糖葫芦吗?”

师父说过,他不能吃太甜的,也不能吃太酸的,所以他本来不应该吃冰糖葫芦,但是刘畅还是鬼使神差的走过去,接过了少年的糖葫芦,还不忘说一句以后不许趴墙头偷看我练功。少年见此,笑得更开心了:“那以后你把后门打开,我坐门边听。”还不等他回答,少年又补充到:“我以后每次来都给你带糖葫芦,当票钱。”

“谁稀奇你的糖葫芦,”刘畅咬了一个山楂果,便把剩下的都还给了少年,“师父说我不能多吃。”

少年也不嫌弃,接过糖葫芦继续吃起来,“那我给你带桂花糕,城东老五家的桂花糕最好吃。”

刘畅想了想,很认真的权衡了一下,城东的桂花糕确实好吃。

“我不要太甜了的。”他说。

“好,”少年嘴角沾着糖葫芦的糖浆,他也并不在意,“对了,我叫娃尔,以后你可要记得我!我得先走了,我爹要查我功课的。”说完就要走,刘畅叫住了他,伸手点了点自己嘴角的位置,娃尔一脸懵的看着他,他突然觉得这个少年十分有意思。刘畅把自己的手帕递给娃尔:“擦擦你嘴角的糖吧,记得把帕子洗干净还给我,这是我师姐给我绣的。”

娃尔接过手帕,手帕上绣着一个“畅”字。“你叫畅?你姓什么?”

“随我师父,姓刘。”

那以后娃尔果然每天都来,每天都带着各色糕点,刘畅便打开门,他就坐在门边听,可唯独手帕,刘畅问了好久他也没还回来,有次刘畅把他问急了,第二天来时他带了好几条一看就价格不菲的手帕,一股脑全塞给了刘畅。

后来刘畅开始登台了,他也常来听戏,照样每次都带着城东老五家的糕点。

再往后,他来得就少了,一个月能来两次都算好的,但还是托人给刘畅送糕点。

娃尔从来没有去后台找过刘畅,这是第一次。

这次他带上了几年前刘畅的手帕,刘畅很诧异,问他怎么了,娃尔说敌寇来犯,他要去参军,他怕弄丢了这条手帕,便来找刘畅帮忙保管。

刘畅一巴掌打在他背上:“这就是我的东西,什么叫帮忙保管!”

娃尔一脸委屈的说:“我拿那么多手帕换你这一块还不行吗?”

刘畅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行吧,你回来了我就把手帕送给你。”

这一走又是两三年,刘畅已经从当年的小畅子变成了刘老板,可是娃尔还是没回来,一开始他还常写信,但随着战事吃紧,信也越来越少了,最近几个月,已经杳无音讯。

火车到站了,刘畅随着人流下车,离小城已经很远了,远到就算娃尔还活着,他俩也没有再见的可能性了。

到了住处,刘畅一个人坐在院子里许久,然后翻出那条老旧的手帕,让徒弟端了个火盆,把手帕扔了进去。

“似这等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


投稿邮箱 18072277961@163.com
投稿微信:owls18072277961
投稿QQ:2921471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