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施工队
公告
 投稿邮箱:18072277961@163.com  投稿QQ:2921471709  投稿微信:owls18072277961 

文名:Cam感 续(一篇小车) 作者:EF二风

发表时间:2020-10-26 09:53

--------

【深夜发文必备】接上

--------

娃听到他畅哥“嗒嗒”的拖鞋声从门口路过。娃明天没有工作,说是回来睡觉,但其实睡到一半还是有些枯燥。他正直直的看向天花板——那里有他贴上去的一张新疆风景画。

他不是没听到刘畅的叹息。他甚至知道他畅哥会这样叹息,多数时候正在走神。不知道哥哥以前经历了什么,他……明明唱歌那么好听。

拖鞋声远离了。带着些沉重。

娃盯着画中颗粒欲滴的葡萄,慢慢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一家人在摘葡萄,摘下来,用袖子擦擦就能吃。而就在他看到了一串珠圆玉润的葡萄的时候,刘畅从树杈后面那边走过来。嘴角含笑,目光流转,伸出双手的时候腕骨上露出一条水绿色的镯子。

娃想起来了,那是有一回哥哥生日的时候,从他这里顺走的。他还想起来,他攥着哥哥的手说,畅哥,这是我妈让我给儿媳妇的,畅哥你喜欢吗?

哥哥的一点头,场景变成了华灯初上的北京。学校边上的美食街,转角处的短暂黑暗是小情侣拥吻的专属。他揽着他哥,一转身滑进那个角落,用一只手把那镯子和另一只白皙的手腕压在墙上,密不透风的吻和细细碎碎的手指活动同时降临在哥哥的身上。

他们几乎是同时感觉到对方下面的炽热,像是一团火,像是柔软的蛋糕最上面,浇上的一层细腻甜美的融化的巧克力。衣料摩擦,是属于衣服下摆的特权。肩颈附近的假两件的拼色领口,已经被轻巧的拨开,被含了两个人的气味的唇替代。

这种事往往是无师自通的。更何况娃的老家,民风淳朴。

黑暗里看不清唇色,看不清锁骨和肩窝的红痕,看不清颤抖的半开半闭的双眼。娃只觉得,那样一把嗓子全化了气音,也仿佛音阶高高低低的扣人心弦,全部调子全往下身勾去。

他不记得两个人怎么从街头走到街尾,似乎是买了些吃的又仿佛没有。总之很快推开了一栋楼的门,按电梯、兜兜转转,回到了他们的宿舍。

宿舍公共空间一望可见的双人物品似乎一下子有了灵魂。他可以清晰地记起和哥哥就每一件物品的每一个互动,刮鼻子也好,涂伤药也好,喝同一瓶水也好人设凝实,气氛在黑暗里变得妖娆,流动。他觉得他周身变得暖起来。

他感觉到他那忧郁而克制的哥哥两只手缠上了自己的脖子,跳Maria时被百万播放量觊觎的腰肢,在自己的腰间轻轻摆动。他们接吻,从门口玄关到白天哥哥曾经躺着的沙发,一路带倒了装饰假花、粉丝送的吊坠、茶几上的遥控器,衣服落成一道蜿蜒的轨迹,起伏,像娃手下光滑的胸肌和小腹。他们两人下身都是一丝不挂,而哥哥甚至还没摘下白天见面会的镜框,软软的头发已经散开,头绳不知何处。

他们沿着沙发背滚落在柔软里,下身交错的扑在一起却不敢用力,哥哥比大多数女孩子还细的双腿,被另一条健壮的腿以膝盖在腿间隔开。娃用左手撑着沙发,右手腾出空来,向身下人那庄重而典雅的外袍下面进发。

腰间,是曲线优美的人鱼线。肚脐附近微微挺起,娃的手附上去略作盘旋,感受身下人身躯的不自觉的扭动,和一个又一个吻间隙的呼吸。他把头抬了抬,含住了哥哥的耳垂,舔舐没戴耳钉的光滑耳骨,毫不吝啬的用热气,用唇舌抚弄小巧的耳蜗和软骨。腹肌在抽动了,那最近微微圆润了些的腰身,娃拧了下那些新生的柔软,轻轻道:“哥,这里好软。”旋即又径直打着圈逗弄哥哥胸前的茱萸,轻拢慢捻:“可是这里硬了。”

刚刚从温柔中回过神来的哥哥,再一次耳朵泛起了粉红色。娃看到哥哥喉结动了动,大概是想说点什么,于是他又吻住了那软而甜美的嘴唇,含住了哥哥的舌尖。他用下身蹭弄哥哥,他用手覆盖住哥哥,他用一边茶几上的润滑液抹开在哥哥的穴口。

娃动了动,眼睛睁开,昨夜拉了纱帘的窗已经透进理性的天光。他全身湿热,下身高挺而紧绷。他的身体醒的太早了,昨晚明明没有睡好。

拉开洗手间的门,弟弟猝不及防的看到了裤子刚刚褪下的哥哥。更糟糕的是,两人下面都还挺起着。

直男宿舍忽然变了调。

最后哥哥清了清嗓子,说:“你要来帮帮我吗?”娃确定他哥的目光曾经逡巡过自己那直挺挺带着犯罪念头的下身,但是他依然这么问了。

汉语二外的同学以史无前例的速度明白了这句话。

如梦中一样,他们拥吻,不过哥哥径直带着弟弟进了自己的卧室。拉开床头柜,有和梦中一样牌子的润滑。

娃感到身下又炽热了几分。

他不敢伤到哥哥,撕开塑料包装,用食指挑了一点,缓缓探入,顺着肌肉本身的走向,他一边抽动一边把微凉的油质抹开。从一指增加到三指,不仅是哥哥的喘息和扭动的腰肢,弟弟也快要忍不住了。他撕开套子,让哥哥趴下,扶着他的臀慢慢进入。

哥哥感到后面的热度逐渐挤进自己,温暖自己,他感觉到自己被填满了。

“哥……可以吗?”他听到弟弟小心的问题。

“嘶……都进来了还问什么。你行不行?”

弟弟掐了下哥哥的腰身,缓缓开始抽动,变换着不同的角度和深浅。一般人是不能以后视的角度看到臀部的,这山竹嫩肉一般的肌肤和全新的视角给了娃极大的视觉冲击感。况且自己的下面还被热热的含着,紧实而热切,肌肉带着某种节奏抽动,仿佛要把自己绞干净在里面。

“哥,你好紧呀。前几天累坏了吧?”他空出一只手来握住哥哥的前面,从头到尾的捋动,又集中在前半段反复勾描肌理细节。他懂他的身体。

畅翻了个白眼。要不是脑子一抽问需不需要帮忙,他现在还可以回去睡觉。但是前后夹攻的此刻他已经无处逃离。他小臂酸胀,打戏后没恢复过来的肌肉此时全部不想继续工作,上身忍不住降下去,只用小臂抵在枕头上。然而他却忘了身后不断试探着自己的身体的弟弟,某一个微妙的角度很快被探到,他嘤咛出声。

“嗯啊……”

声音传到自己耳朵里,娇得仿佛化成了一滩水。他一下子红了脸,还好身后的人也看不到。

然而第一次听到哥哥发出这样的声音的弟弟怎能忍得住这样的撩拨,瞬间仿佛受到鼓励一样,专门沿着这个角度顶弄。他把哥哥的臀上的软肉打圈揉在一起,和自己的节奏相配合,满意的感受着肉穴不断的夹紧。润滑剂在反复进出中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身下床单,早已被哥哥前后分泌滴落的液体沾湿。

畅觉得自己要疯了,前面被弟弟的大手轻重不一的揉捏,照顾得细致入微,他只感到自己越来越炽热,整段肉棒都仿佛叫嚣着释放。而身下内部某一个隐秘的点又一直被反复准确无误的碾过,往往上一次的酸胀感未消,下一波快感又至。腰身几次有痉挛的感觉,都被他忍下。他感觉自己漂浮在沸腾的大海上,浮浮沉沉。他已经不知道口中呜咽着的是什么,是否会撩拨到身后的弟弟,他只想释放。

弟弟感觉到了哥哥逐渐急促的低吟中的含义,在他耳边说:“哥哥,我们一起。”说着,娃捞住哥哥快要塌下去的腰,加速冲刺起来。畅仿佛被置于火上,而后穴里隐秘的酸胀和舒爽则是一切罪孽的起源,让他忍不住不断索取、沉沦。他脑海中仿佛有一个乐章逐渐逼近一个高音,于是所有乐器都提高了响度,气氛越来越炽烈。

他脑海中越过了那条线。前面迅疾的射了出来,而腰也骤然曲起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穴肉不顾一切的压缩着里面的属于另一个人的肉棒,颤抖着,仿佛承受着不可言说的欲说还休。娃感觉到了肉穴一下子的紧缩,又是几个顶动,在哥哥忽然拔高的叫声中终于一个挺身,射在了最里面。他感到了哥哥此刻在快感的顶端,而他也是。他搂着怀中脱力的身体,感受到他的心脏和他的心脏俱都跳动得过快了,像他们偶然逾矩的年少轻狂。只是从此后镜头内外他们终于不必故作隔阂,因为他们不仅在彼此梦中,也在彼此的负距离。


投稿邮箱 18072277961@163.com
投稿微信:owls18072277961
投稿QQ:2921471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