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施工队
公告
 投稿邮箱:18072277961@163.com  投稿QQ:2921471709  投稿微信:owls18072277961 

文名:CAM感  作者:EF二风

发表时间:2020-10-26 09:51


--------

设定:真相是假!爱是演出来的,真实只是普通舍友,甚至因为演出来的亲密而不知所措。

注:没想到第一篇献给了刀

--------

   【娃】

   电影传媒类学校出来的人,早已经对镜头无感了。哭或者是笑的表演,期末考试都考过。后来很多人发展出了近乎于双人格的设定,遇到镜头就可以像变脸一样,克制自己而打起人设的幡来。

   然而像娃尔&刘畅这样,人设比本来性格更“接地气”的,的确是少见。镜头外的舍友,镜头前的兄弟甚至是模糊了感情界限。有时候关死了宿舍门,卸掉妆和发型胶,两人也会于手机和剧本间透漏着几缕探究的目光,像是对剧情略带迷茫的主演。

   “畅哥?”

   “干啥?”

   “在干嘛。”

   “在录视频。”

   “哦……”

   娃不再说话。二外汉语的朋友,不敢继续表达。他在镜头前一直是缄默的,像是一具丰神俊朗的塑像。

   刘畅不再说话。只是感到嘴唇开开合合,用无处不在的空气,在镜头前带来无处不在的声音。

   娃第一次于半镜头半真实之间说话,是陪畅哥带小鱼的时候。“怎么不接电话?”从车后面绕过来,刚看到镜头的时候,话已出口,连同微带嫌弃的私人语气。后来没想到这段也没有剪辑,或许是剧本需要一个他俩的会面吧,娃割下了自己的一部分给那个剧本。

   老师说,镜头前,要体现真实。娃明白真实的含义,但他偷偷的把一部分划归己有、珍而宝之。畅哥说做演员就是为了体验别人的人生。而娃更关注的恰巧与之相反。他在片场烤羊肉串,穿过黑夜给大家带去热乎的孜然味。不知道畅哥在一条反复拍不过的时候、整天跑通告的时候,会不会想起从前自由自在看过的日出。

   他知道他幼稚了。哪有那样安逸不需要担当责任的生活。

   于是后来他们要面对着camera说更多的话,心里话,编造的心里话,台词,剧本。他们终于立足巅峰,他们终于接戏到手软、居无定所。

   他们在镜头前过成异姓哥哥弟弟和娃畅娃。镜头后不过是普通直男宿舍罢了,和那些宿舍楼里层层叠叠的冰凉屋子没有什么区别,和他们的楼上楼下的邻居没有什么区别。大家都没有搬走,即使有些人早已在世界各地买了房子。

   “畅哥我回来啦!”

   宿舍内一片寂静。套间从客厅到两个相对的卧室波澜不惊。

   于是他缓缓的、从头到尾的长舒一口气。仿佛彻底的结束了一天的camera工作,回到了自己。

   【畅哥】

   刘畅一直觉得自己在寻找一个理由,不当歌手的理由。他快毕业了,但校招还没有结果。他就快要下海了。

娃的到来是他人生的转机。亲友介绍来的一个小朋友,不会唱歌还差点去念了音乐剧系的社会新人。和他站在一起,作为搭档被公司看中。

他不再想要理由。人生选择了他,难道要去问一个为什么?他想,就这样吧。

后来他只好说出“还是把社会想的太简单了。”他扎着衬衫,松松垮垮,快要被camera脱下。

他曾经想好了一个人设,根据“人设一般是完美版的自己”的法则,把自己设计成也收拾成一个阳光小伙的样子。没想到反而是新人拿到了那份本子,而自己蓄起了柔软卷曲的长发。

这算什么。他回到宿舍,看到新人摊在沙发上抬头看向推门的他。对方眉眼间没什么表情,只是五官真的很像那只表情包里的歪头大狗狗。刘畅心底暗暗有点想笑。

“让爸爸躺会呗,爸爸好累。”

娃看出来舍友的虚脱,也就起身。“爸爸让你躺会。”

男生之间的辈分关系一般是说不清楚的。后来双方各退一步,以兄弟相称。

啧。刘畅有时候会想,真是假作真时真亦假。镜头前也是兄弟,生活中也是兄弟了。不过反正什么场合都不需要自己去叫娃为弟弟,倒是娃,畅哥畅哥的叫。让他不免有些感受到有娃之后的,生活仿佛多云转晴;这些日子的温暖,就好像是小时候被长辈寄予厚望,他满怀期待的去山上看的日出。

那样的期待,没头没尾的单纯的期待。他在起夜后路过娃房门口时,竟然恍惚有一丝犹豫。甩了甩头,回到卧室。

串戏了啊……谁都不是谁命中注定的救赎。

他理了理过长的头发,趿着拖鞋,慢慢路过直播会用的精心布置过的套间。两张椅子在黑暗中挨在一起,而他踱回自己的房间。


投稿邮箱 18072277961@163.com
投稿微信:owls18072277961
投稿QQ:2921471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