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施工队
公告
 投稿邮箱:18072277961@163.com  投稿QQ:2921471709  投稿微信:owls18072277961 

文名:网聊奔现,我弯了  作者:Nancy

发表时间:2020-10-24 23:43

中传音乐系才子X北电憨憨男大学生

-私设大学无年龄差/网恋奔现/直掰弯

-三石、小黄友情出演/勿上正主

01

北电某宿舍

三石、小黄和娃尔三个人正在开黑,游戏键盘敲得啪啪响,只是今天运气比较背,玩了三局连输三局。

三石脱下耳机往旁边一丢,退出了游戏界面:“不玩了不玩了,我有点饿了。”

“那走吧,吃烧烤去。”娃尔把电脑关了,拎起外套和他们出了门。

正是晚上夜宵的时间,烧烤摊生意很好,座无虚席,这里大多数都是附近的学生,很是热闹。

他们三个选了个靠边的位置,吃着烧烤喝着啤酒,过着肆意自在的大学日子。

娃尔还在讲他新疆烤羊肉串的时候,手机在桌上叮咚叮咚不停振,消息框一条一条弹出来。

小黄不小心看到了,本来以为是什么刷屏群消息,结果这一看不得了啊。

他表情复杂地一字一句读了出来“【罕罕社交软件】提醒您,某位小可爱给您的主页点赞并点亮了小爱心,TA就在你的附近哦~快点击链接,去TA的主页看看吧~”

小黄一脸懵逼:“这……什么叫点亮了小爱心?”

三石意味深长地看着娃尔,调侃道:“大概意思就是说她对娃尔有好感吧。社交软件?娃尔……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不是……”娃尔解释说:“这我寒假的时候,我弟背着我偷偷注册的,说是怕我找不到女朋友。”

小黄喝了口啤酒:“那你弟可真低估你的魅力了。”

桌上的手机还在振,这软件像出了bug一样,消息一条接着一条,振得手机都快抽搐了。

娃尔一筹莫展:“这……怎么关啊?”

三石和小黄凑到他面前:“点开看看,说不定它就不振了。”

打开这花里胡哨的软件,立马弹出来了一个主页,应该就是刚才点赞娃尔主页的某位小可爱。

昵称显示的是Mufasa,封面背景是滑翔伞,在广袤的风景里,人只占据了小小的一点。

接着系统又弹出来“TA距离你只有500米哦,快去主页私聊TA吧~”

三石和小黄立马环顾了一下四周,但是因为烧烤摊上学生太多了,北电美女也太多了,反正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三石揣测道:“估计是我们学校的女生。”

小黄:“娃尔的春天要来了。”

娃尔对于他们的调侃很无奈,关了手机:“就别打趣我了。”

三石见他退出了软件问道:“你不聊聊吗?说不定可以促成一段佳话。”

小黄接上去:“说不定我们寝室就有人脱单了,再也不是单身狗聚集地了。”

娃尔吃了根烤串:“算了算了,咱们别打扰到人家姑娘。”

话是这么说,可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娃尔有点睡不着,打开手机先是刷了一会儿朋友圈、微博,最后还是点开了“罕罕社交软件”。

这位叫Mufasa的同学总共发了一条动态,都是胶片机拍的生活碎片。

有宿舍楼、猫咪、曲谱、音乐室、咖啡、剑道、马场还有废弃的工厂等等老照片格调的图片。

娃尔觉得她应该是个很文艺的姑娘吧,会的东西还挺多的,胆子也大,真是多才多艺。

也不知道看上他什么了。

抱着友好交友的态度,娃尔点了关注Mufasa。

系统对话框又弹了出来“我们现在是朋友啦,来聊聊吧~”

现在是凌晨一点,估计Mufasa也睡了。

可是聊天页面上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娃尔等了会儿,也没看到有对话弹出来,后来握着手机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一醒来,娃尔想起昨晚这姑娘,立马打开手机查看消息。

姑娘发了两句。

“那么晚你肯定睡了吧。”

“晚安。”

显示时间凌晨三点。

娃尔看着界面出神,琢磨着她这么晚不睡觉的吗?

出于礼貌,他回了句“早啊。”

还特地打开了消息提醒,看了两眼手机,确定对方还没起床,不会回复自己的时候,才爬起来洗漱吃饭上课。

观察力敏锐的三石同学就发现娃尔一早上不正常,上个毛概课时不时掏出手机看两眼,手机上是有花吗?能看出花来?

中午三石勾着娃尔肩膀去食堂的时候,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道:“你怎么一上午心不在焉的?”

“啊?有吗?”

小黄认真地说:“有,很明显。”

那当然是因为Mufasa同学一上午也没回他消息,可是他只是心里想想没有说,跟他们俩打着马虎眼就过去了。

晚上的时候,Mufasa同学终于回他了。

“白天都在忙,所以没看消息。”

看到提醒弹出来,娃尔立刻暂停了游戏界面,切了出去,啪啪啪在键盘上打字。

旁边小黄见他掉线了,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娃尔头也不回地说:“回个消息,很快。”

他在消息框里回Mufasa:“没事。”

发完之后,想了想自己是不是太冷淡了,又问了句:“你在忙什么?”

发完之后,又后悔了,这是不是显得自己太主动了?

三石已经在旁边催了:“娃尔,你好了没?”

“来了来了!”娃尔又切回了游戏界面。

Mufasa回得很快:“在忙合唱团的事。”

娃尔又切了出去回他消息,并且笃定这姑娘唱歌一定很好听。

他也是这么憨憨回复他的:“那你唱歌一定很好听。”

“还可以吧~你在干什么呀?”

“在和室友开黑。”

“那你好好玩吧,我不打扰你了。”

“没事没事,我两个室友已经把我丢弃了。”

确实是这样,三石和小黄已经不想理娃尔了,谁让他一会儿掉线一会儿掉线的。

娃尔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打完了一把游戏的三石和小黄是这么想的。

因为他们看见娃尔对着手机开心地在那里发消息,跟谁聊天能这么开心?

以至于两个人猫着腰轻声走到他后面,娃尔都没有任何察觉。

娃尔正在全神贯注地跟Mufasa发消息。

“你是北电的吗?”

“我是中传的,昨天在北电附近吃饭。”

“那还蛮巧的。”

“是呀,昨天心情有点不太好,所以想随便找个人聊聊天,我也是第一次玩这个软件。系统给我匹配,就匹配到你了。”

娃尔愣了一下,原来是系统匹配的啊,难怪他主页什么照片都没有,对方怎么会关注他。

“我也是第一次玩。”

……

三石和小黄对视一笑,又小心翼翼地回到了座位上,很好很好,娃尔开窍了。

02

Mufasa聊了几天,娃尔就能感受到对方是很文艺温柔的姑娘,清晨会跟他分享晨跑过的操场,傍晚时分跟他分享音乐室的落日余晖。

她说她喜欢看文艺片,喜欢看重庆森林。

她说她喜欢剑道、骑马,但是因为课程太贵了,所以最近不去了。

她说她会唱很多歌,最近还学了几只舞。

熟了之后,发现她怼人也很可爱。

娃尔觉得纵使自己没看过她的照片,没有听过她的声音,没看过她跳舞,他也能想象得出她的模样,长发飘飘,手里抱着一本书。

他们明明没有见过面,却每天能聊几百条信息,每天都说早安晚安;明明相隔了一个小时的车程,却就像在身边的同学一样,过着相同的生活,上课吃饭打游戏;明明性格兴趣爱好天差地别,却也有聊不尽的话题。

其实也没有那么多话可以说,只是都在尽力找各种话题靠近对方,想多了解一点而已。

这样的相处模式,持续了一个月之久。

直到有一天,娃尔在朝阳大悦城吃饭的时候,看着地图显示中传离这里只有3.5km的路程,脑子发热一个冲动打车去了中传。

他没有告诉Mufasa,只是跟她说自己在大悦城附近,她这次回得很慢,也没有提出想见面的意思。

娃尔还是有点失落的,明明都那么近了。

中传还是挺漂亮的,娃尔漫无目的走在校园里,看着对话框里显示自己和对方的距离忽远忽近的。

就在他逛到了艺术楼的时候,对方把定位关了。

手机页面上显示距离那一块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了。

娃尔想,大概Mufasa不想见他吧。

是自己唐突了,冲动了。

那一刻,娃尔心里酸胀胀的,有点说不上来的难过。

他站在楼下,往上看了两眼,Mufasa应该就在哪间音乐室里,说不定只要她往窗外看一下,就能看到站在楼底下的他。

只是她不愿意看,也不愿意跟他见面。

娃尔低头跟她发消息。

“我走了。”

她回得很慢。

大概有过了两分钟,她才回了一个字“好。”

娃尔不甘心。

“我真走了。”

“嗯。”

娃尔想既然来都来了,那再厚脸皮一下吧。

“我没吃饭,想吃你们食堂。”

“在右侧第二幢楼。”

娃尔气得啪啪啪打下了一串字。

“没饭卡,你不能带我去吃吗?你不是跟我说过中传的食堂很好吃吗?不是说有机会带我去吃吗?”

想了想还是删掉了,这语气就像是受了欺负的小媳妇一样。

“算了。”

“嗯。”

她从来没这么冷淡过。

娃尔最后看了一眼音乐教室,窗边只有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生站在那里。

他关了手机,打车回去了。

那天,他们没再聊过天。

第二天,娃尔想明白了,觉得自己作为男生,不应该这么小气,所以主动给她发消息了。

对方几乎秒回,很认真地问他:“你有没有想过,我其实长得和你相像中的不一样。”

“能有多少不一样?大家不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吗?”

娃尔很认真地回复:“我真的不在意你长什么样。我跟你道歉,是我昨天太冲动了,没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娃尔现在合理怀疑是昨天姑娘素颜没化妆,所以不想见他,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我下次来找你,我肯定提前一个礼拜跟你说。”

Mufasa回得很慢:“没什么事的话,其实不用来找我。”

娃尔愣住了,这算是委婉的拒绝了吧。他回了个憨憨的表情,自己却笑不出来。

好像一夜之间,他们关系就远了很多。

聊天的次数依旧那么频繁,只是两个人不再是无话不说,大家都有意识地避免谈到见面等问题,而且很少再说以后。

很少再说“有机会带你去吃”,“以后唱给你听”,“下次送给你”这种话,因为即使说了,娃尔也知道,这个以后,遥遥无期。

刘畅有时候上课会走神,看到窗外的树也会想到,这棵树他拍给娃尔看过。

他是很喜欢娃尔,如果不喜欢,也不会天天聊天。

只是娃尔太直了。

他曾试探得问过他,说自己一个男性朋友跟他男朋友表白了,两个人在一起了。

娃尔当时回的是:“挺好的呀,恭喜。我也有朋友喜欢男生,他们很幸福的。不过你放心,我铁直。”

刘畅当下都不知道怎么回,看着页面发呆,又随便回了个表情包。

娃尔来中传找他的那个下午,他其实看到了,看到他穿着耐克的白色运动服站在楼底下,低着头发消息。

刘畅那一刻挺想冲下去的,只是他能想象的到对方的震惊吧。

然后觉得他装女孩子骗他,他很恶心。

不过刘畅真的没装女孩子,只是娃尔先入为主就把他当成女孩子了。

局面发展成这样,他其实不知道怎么收场,他怕自己越陷越深,以防最后难看的局面出现,他还是尽早退场吧。

娃尔最近发现Mufasa不回他消息,有时他发了五条,她才回他一条,感觉她很忙,忙着合唱团,忙着比赛,忙着上课,忙着各种事情。

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聊天性质也慢慢变质了。

她在疏远他。

可他已经跟她说了无数次了,自己真的不介意她长什么样,胖的瘦的高的矮的白的黑的,真的无所谓。

她开玩笑地说过:“要是我比你还高,比你还壮呢?”

“那也无所谓,那以后你保护我吧。”

“也行啊。”

03

这天,Mufasa已经十个小时没有回他消息了,娃尔时不时看手机,感觉能把屏幕盯出个洞来。

而且根据软件上显示的距离来看,已经晚上十点了,Mufasa还没回学校,不会是要在外面过夜吧,为什么要在外面过夜啊,什么事值得在外面过夜啊?聚餐也不用聚到那么晚吧?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三石躺在床上,看娃尔在楼下坐立难安的样子,不禁问他:“你怎么了?”

“Mufasa还没回学校。”

小黄看了眼时间:“才十点,我们平常出去吃饭不也是要弄到十一点才回来吗?”

“她平常出去会跟我说的,但是她现在已经十个小时没理我了。而且根据定位推测,她下午四点就出校门了,现在还没回来。”

三石继续躺了回去,分析道:“会不会有什么比赛啊什么的,我记得你说她是中传合唱团的。”

“对啊。我现在要不去找她吧,我真的放心不下。”

三石盘腿坐了起来,打开手机:“我有个朋友也是中传合唱团的,我帮你问问。”

娃尔两眼放光:“兄弟!你真好!”

“她叫什么名字啊?”

“Mufasa……”

“不是,我说真名。”

“……不知道……”

三石震惊地看着他:“不是吧?”

娃尔别过脸挠了挠头,是的,他们真的没聊过对方叫什么。

“Mufasa应该是她的英文名吧。”

三石点了点头,也不是没这个可能,如果是个经常用的英文名,大家可能会熟悉,但如果只是个昵称,就查不到了。

三石看着消息,蹙眉说道:“问到了,我朋友说,刘畅他下午排练的时候急性肠胃炎,送去朝阳医院了。”

娃尔顿时面部紧绷,话都没说,拎起外套急匆匆出了门,还不忘提醒三石一句,让他把病房号发给他。

小黄看了眼还没关紧的房门,感叹道:“我从没见过娃尔急成这样。”

他看向三石,觉得他的表情也有点不对,问到:“怎么了?”

三石抿着唇过了很久才说:“我朋友发的他,是单人旁的他。”

小黄一愣,两个人对视一眼,再也没有说话。

娃尔赶到医院的时候,三石正好把病房号发过来,还告诉他不要冲动打人。

莫名其妙,他为什么要打Mufasa。

这是一间双人病房,娃尔站在门口的时候,才觉得自己挺冲动的,这么晚了病人应该休息了吧,他其实过来只想看看Mufasa怎么样了,也并不想打扰她。

病房里灯还亮着,一张床上没有人,另一张床躺着50多岁的老大爷,竟然还特别有精神头地乐呵呵刷着抖音。

娃尔愣住了,确定了一下房间号,确定没走错。

所以……不会吧,他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Mufasa说他长得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样了……

现在网上不是有很多这种假扮年轻小姑娘网聊的事情嘛……

所以……Mufasa是一个50多岁的老大爷???

不是吧,不是吧……

娃尔觉得天都快塌了。

就在他决定转身离开的时候,厕所间出来一个人,手上挂着盐水,病号服穿在他身上很宽松,头发散开着,头上扎了个小啾啾。

他转过头来时,正好跟门口站着的娃尔对上视线,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娃尔也不动了,身体像是不听自己的使唤,他的脚一下子移不开了。

他好像真的知道了为什么他不高兴见面了。

但娃尔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

他现在是不是肠胃很难受啊,唇色苍白,气色很不好……

他穿得那么单薄不能站在那里,会冻着的……

肠胃炎的病人是不是得喝粥吃点清淡的……

现在都快11点了,他是不是要早点休息……

可他还是动不了,走也不是,进去也不是。

还是旁边的老大爷发现他们两个不对劲,老大爷放下手机,脱下老花镜,看了看他们俩,招呼着门口的小伙子进来:“你是他同学,来看他的吧?”

“我……”娃尔舔了舔干涩的唇,不知道该怎么说。

还是刘畅先反应过来,往门口走去,跟娃尔说:“我们出去说。”

娃尔跟他来到了安全通道那里,这里比较安静,不会打扰到别人。

“对不起。”

刘畅跟他道歉,下一秒身上却被披了一件牛仔外套,他一愣,看向娃尔,自己露着两个大白胳膊。

“我不冷,我一路跑过来很热的。”

他感觉刘畅站了一会儿,唇色更苍白了,整个人弱不经风。

“你还难受吗?”娃尔看着他,“来医院了为什么不跟我说。”

“我……”

刘畅只说了一个字,就开始咳嗽,生病的人格外憔悴,整个人虚弱得都快倒下了。

娃尔扶了他一把,他的手臂烫到不行,摸了一下额头,很烫。

“你怎么还在发烧?”娃尔皱着眉头,“我去找医生。”

“别。”刘畅拉住他,“肠胃炎引起的高烧,已经吃了药了。”

娃尔感觉再站一会儿,他就要倒了,便把外套在他身上搂紧,半牵着他回到了病房,把他塞进了被子里。

用着强硬的语气说:“好好睡一觉,别踢被子。我明天再来看你。”

他刚起身,手腕就被刘畅拉住了,他低头看向他。

刘畅半张脸蒙在被子里,声音闷闷的:“你……不怪我吗?”

娃尔没有回答他,只是避重就轻地跟他说:“晚安。”然后带上门走了。

其实娃尔才后知后觉Mufasa是个男生,他们俩如果谈恋爱的话,他是不是就弯了?

哦,那他好像见到他第一眼就弯了。

……

如果另一半是刘畅的话,好像性取向也不是不能改变……

不知道附近有没有比较好的粥铺没有,早上给他送过去。

……

他回到宿舍的时候,两个夜猫子还没睡,看见他也没有说话,只是两个人眼睛像雷达一样,跟着娃尔转,观察着娃尔的表情。

最后还是娃尔受不了,问他们怎么了?

三石犹豫着开口:“你见到了?”

“嗯。”

“……没什么想说的?”

“说什么?”娃尔拿着衣服去浴室洗澡,抱着衣服站在门口看着他俩,神色如常,“Mufasa是男生,头上扎着小啾啾,他好像还要比我高一点,但他很好看,我明天还要给他送粥。”

“……”

娃尔进浴室前还不忘给两只单身狗补刀:“有机会我会带他来,大家一起吃个饭。”

04

娃尔第二天打车先去排队买了一家很有名的粥铺,然后再去的医院。

刘畅刚洗漱完,隔壁老大爷已经坐起来看报纸了,见娃尔进来,乐呵呵地看着他俩。

娃尔给老大爷也带了份粥,老大爷笑得可开心了,嘴里一直说着他俩长得标志,一看就是以后要当明星的。

刘畅想自己喝粥,被娃尔拦了下来,说是什么手上吊着盐水不方便,硬是要喂他。

刘畅只好像个仓鼠一样,承受着一口又一口的爱意,可别说,粥还挺好喝的,昨天肠胃太难受,胃里空空的,现在好多了。

“还发烧吗?”娃尔伸手在他额头上探了一下。

“早上护士量过体温了,退下去了。”

“什么时候出院?”

“下午吧。”

“那我到时候来接你。”

“你过来一趟挺麻烦的,我都这么大了。”

“不麻烦。”娃尔把他两边的碎发挽到了耳后。

刘畅按下内心升起的那小喜悦,嘴上还是装作很勉强地说:“那你来吧。”

旁边的老大爷觉得这个气氛好像不是很对,自己慢慢悠悠去花园找老大妈唠嗑去了。

一碗粥慢吞吞地吃完了,娃尔拿了餐巾纸随手把刘畅嘴角残留的水渍擦掉了,自然地像是一种习惯性的动作。

刘畅愣了愣,好像娃尔对他的很多动作都太自然了,披外套、牵手、喂粥……

娃尔见刘畅在发呆:“想什么呢?”

“……没什么。”

刘畅刚才发呆的样子,娃尔突然联想到了什么:“所以,我去中传找你那次,你在教室里看到我了?”

虽然不太想承认自己的懦弱,刘畅还是点了点头。

娃尔特别认真地说:“你应该下来的,或者让我去找你。”

“为什么?”刘畅嘟着嘴,“那时候我怕你……觉得我欺骗了你。”

“如果早一点,我们就不用错过这么长时间了。”

刘畅小声嘀咕了一声:“我们现在又没在一起。”

虽然声音不大,但还是被娃尔听见了。

小兔崽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拉过了刘畅,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仿佛盖章宣主。

刘畅僵在原地,后知后觉耳朵才慢慢红起来。

“亲了,在一起了,别想跑了。”

刘畅整个人往被子里缩,闷在里面不看他,他现在整个人像个熟透的红苹果。

娃尔怕他把自己闷死,一边拉他被子,一边调侃道:“亲一下就受不了,那以后怎么办?”

刘畅抢被子又抢不过他,只好软软诺诺得抱怨道:“我是病人……”

娃尔劲儿一松,刘畅那儿又一拉,他整个人把他压在床头。

四目相对,娃尔感觉自己呼吸很重,刘畅好看的睫毛颤了两下。

娃尔的视线慢慢下移,移到了刚被轻薄过的嘴唇,比起昨天,有点些许血色。

他喉结一动,挪不开了。

娃尔慢慢靠近,两个人的呼吸纠缠在一起,湿热浓烈的吻慢慢上来,他咬住他的唇,轻碾舔舐,渐渐用力,吮着他的唇角,舌头狠狠撬开,长驱直入。

几秒功夫刘畅就喘不上气儿,整个人都软了下去,乖巧地伸岀舌头,有些青涩地回应着他,原本推着他肩膀的手开始有气无力地挂在他脖子上。

娃尔看着他满脸潮红,在他耳边逗笑道:“你这么敏感吗?”

刘畅不轻不重地锤了一下他胸口。

“我下午来接你出院。”

“好……”

“明天在宿舍好好休息,不许乱跑。”

“哦……”

“每天按时吃饭不许忙事情忘记吃饭。”

“知道啦……”

“我上午还有课。”

“那你快走吧……”

“亲一个。”

“刚亲过!”

“再亲一个。”

“啵”

“真乖。”

End.


投稿邮箱 18072277961@163.com
投稿微信:owls18072277961
投稿QQ:2921471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