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施工队
公告
 投稿邮箱:18072277961@163.com  投稿QQ:2921471709  投稿微信:owls18072277961 

文名:我应该抱抱他的    作者:Ustitian

发表时间:2020-10-14 16:04
畅哥哭了那次直播后的摸鱼。
——————————
娃尔是个喜欢在心里默念某句话许多遍的家伙,这种习惯源于他初学普通话时的艰难与生涩。
譬如“我应该抱抱他的”一句,短短二字,却在他心底盘旋了五年有余。
·
他第一次见到他哥是在公司的二号练习室里,隔着层玻璃不经意地一瞥,便见着个瘦瘦小小的人影缩在角落的绯紫色的垫子上,蜷着膝盖,模模糊糊能看见肩膀一抽一抽地耸动,好像是哭了。
他本想着推门看看情况来着,动作却在经纪人的招呼下顿了顿,转身走了。
很久后他才知道,那时他哥接到了某些不太好的消息,闷着气练了一下午的舞蹈,不小心崴了脚,心上紧绷着的那根棉线也随之断了。
茫然,无措,下意识去发泄,不曾料将自己关进了密闭的小瓶,甚而能够可以听清瓶子外人们笑嘻嘻的言谈,想飞出去,却只能扑棱着残破的翅膀慢慢窒息。
他应该抱抱那人的,他想。
让一个人崩溃着释放很简单,要么在他痛到麻木后轻轻来一击,要么在他痛到麻木后轻轻给个拥抱。
他应该选择后者的,他想。
·
第二次有关拥抱的事故是在某个十月的上旬,那时他们已然是不错的朋友。
早秋尚是小雨连绵的时节,只是阴冷更替了湿热,连带着两人裹在身上的毛衣都呈现出种微寒。
酒精让他哥翻唱的粘人起来,坐上出租车后便时不时蹭蹭他的肩,发丝上的酒气与薄荷味洗发液的味道全然萦绕在鼻翼两侧。
“……冷……要抱……唔……”
那人哼哼唧唧不自觉往他怀里靠时,那双手不经意与他碰了碰指尖。
很柔软,有些冷,摸起来很舒服,和女孩子的手并没有什么区别。
正常情况下,人们不会过多地想些什么,他却像触电般猛然弹开了,愣了许久,才将他哥随着车厢抖动而四处乱晃的头颅揽过来压在了肩上。
那个时候,他应该抱抱他哥的。
喝酒的原因是被挡开,喝醉了无意识的动作也被挡开。
很荒谬,很滑稽,却也很令人笑不出来。
那人明明只是有些冷而已,他想。
他应该抱抱他的。
·
让拥抱这一问题彻底变了味儿的是他们认识的第二年夏季,那天他们跑去了附近公园中的小小篮球场里,打了一下午的篮球。
他哥笑得很开心,特别开心,连带着瞳眸也晕了层汗水似的,满是亮晶晶的笑意,清清晰晰倒映着空中云霞的绯与殷,恰巧,又落得个他的影子。
鼓膜内震起的心脏疯狂着跳动的怦怦声让他如此明白地意识到:自己,是想要抱抱眼前这个人的。
·
他第一次履行这句话是又过了半载的晚冬。
他哥是个爱哭的人,感性而多情,情感上的小打小闹都足以让人红了眼眶,捱到自己的病痛时,却不怎么吱声了。
连咳嗽的声音都是压抑而隐忍的,极轻,如声音主人本身一般,瘦削而薄凉,风一吹便能把人折掉似的。
都这样了,还只是恹恹着眯眼,丝毫没有靠过来的意思,只是低声说着“我没事”,又抬眼看看他,用近乎没了血色的嘴角扯起个甚为灿烂的弧度。
把人揉碎了裹进怀中的动作是决绝而粗暴的,他能感受到怀里那人明显的错愕与挣扎,却是强硬着将桎梏收紧了。
我应该抱抱他的,他想,以一种不会被挣脱的身份。
·
他获得那个正大光明而肆无忌惮地拥抱他哥的身份,是在报春花盛了的初春。
或许,在吻时互拥是所有人共同的习惯吧。
热烈,真挚,强势,忘我。
可以贴紧着嗅见对方身上熟悉的气息。
他哥又哭了,不知是情感上的,还是生理上差点窒息的反应。
他想的却是,我抱到眼前这个人了。
终于,我抱到他了。
·
他喜欢抱着他。
好像那是埋进骨髓里的习惯。
·
他哥又哭了,眼尾眼圈都是令人心悸的红。
他略有些烦躁与焦急地蹲守在摄像头照不到的地方,默默等着直播的结束。
“哥,我能抱抱你……吗?”
他凑过去的手被人一把抓住,继而被个温热的物体扑了满怀。
那人的手抓的很紧,似乎他是世间唯一真实着存在的东西般。
左肩被温热的液体洇湿了。
房间里低低哑哑回荡着某人吸着鼻子的抽噎声。
——我是不是应该抱抱他?
从而,抱住了我的世界。
(完)
深夜乱七八糟写的垃圾玩意儿……感谢您的容忍了。


投稿邮箱 18072277961@163.com
投稿微信:owls18072277961
投稿QQ:2921471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