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施工队
公告
 投稿邮箱:18072277961@163.com  投稿QQ:2921471709  投稿微信:owls18072277961 

文名:我在  作者:Ustitian

发表时间:2020-10-14 16:01
beta娃×筑巢期omega畅 摸一个小孩儿不在家时的委屈巴巴畅哥与回来后止不住心疼的小奶狗。
短小ooc,慎重阅读。
———————————
十月中旬已然是风中流露着寒意的时节,前几天还叫得起劲儿的草虫也没了声息,可怜巴巴滋儿吱两声,微鸣便被冻得碎了一地。
刘畅微咳两声,活动两下冰得发僵的指尖,等着红色的楼层数安定下来,拎着坠得鼓鼓囊囊的便利袋出了电梯。他刚走到门口掏了掏钥匙,动作却是顿了顿,闭着眼缓和起脑内浆糊般错乱的酸胀与晕眩,呼吸略急促了几秒,又被人抑制着归于平静,眼圈眼尾却是红了个彻底,连带着丝丝甘草的混乱甜腻随涩热蔓延上鼻翼。
[ ……得赶快点儿。]
他以一种滑稽的姿势挂在门上,哆哆嗦嗦意图对准锁孔,终是在自己拼命抑于喉间的喘/息演变为哭腔前跌跌撞撞进了家。
偌大的空间过于寂静昏暗,却足以暂时缓解omega掺杂进血液中的冷意与恐惧——刘畅把便利袋和自己一齐丢到沙发上,整个人深深埋进凌凌乱乱一大堆的柔软布料中,鼻翼耸动着蹭了又蹭,觉着beta惯用的薄荷柠檬沐浴液味道充盈了满脸,被omega本能压制的理智也稍稍回了位,叹了口气,不情不愿将四肢硬生生从绵软之中抽出来,磨蹭到厨房,对着烧水壶犯起了难。
刘畅和娃尔都是当不上厨子的主,平日里伙食多以营养餐与外卖解决,偶尔下个馆子,还要接受达姐的死亡凝视。他早就习惯了这种生活作息,娃尔却是发愤图强学了几道菜,家常而简单,又在去年双十一买下了这个烧水壶,美名其曰还有煮粥煮茶之类的功效。
他懒得看懂那复杂而颇具毕加索风格的指示,略烦躁地啧了一声,快步奔回被自己压出了小窝的沙发,翻出塑料袋里的药盒,和着桌上不知年月的半杯红茶吞了,拆开支注射器往腺体上一捅,继而又猫回去,安稳合了眼。
来自父亲血脉的beta基因让刘畅没有多数omega那样敏/感,至少于现在这般提前而爆发式的筑巢期中不会过于渴求伴侣的气息,沾了味道的垒垒叠叠的衣服、降敏药剂便足够他安然度过筑巢期第一个挣扎的夜晚。
然而,生理与心理所需的,却往往是两个概念。
刘畅当然清楚娃尔是因工作关系才没陪着自己,可omega不能:他会一遍遍描摹起小孩儿弯弯而充盈着笑意的眉眼,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导致小孩儿不要他了,会靠一堆了无生命的冰冷衣服产生安全感而委屈不满,将质问转成“为什么他不要我了”的琼瑶式崩溃,连带着原本平稳的呼吸都夹杂起抽噎的哭腔,身子缩得抽搐起来,一双眼红了个彻底,鼻尖在湿掉的布料里裹得近乎窒息,却还是循着本能贪恋那寡淡得要命的味道。
[ ……味道好淡。]
[ 为什么他不陪我。]
[ 为什么…… ]
[ ……臭弟弟。]
[ 我想你。]
[ 为什么你还不来陪我…… ]
[ 娃尔。 ]
[ 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 ]
[ 娃尔……娃尔。]
[ 我想你。]
[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 不要……别。]
[ 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娃尔…… ]
…………
娃尔匆匆忙忙推开门,入眼便是他哥缩在凌乱得要命的衣服里颤着肩膀的模样,赶回路上心口莫名的慌乱感,也终于在断断续续而嘶哑着嗓子的细声啜泣里找来了答案。顾不上关门,他急急跑过去揽过刘畅,却发觉对正死揪着自己一件白色毛衣,哭得整个人都泛了红——头发被泪水黏在颈项与脸颊上,眼球透出股滟滟的反光,鼻尖像是用力得蹭破了皮。
娃尔不是第一次见他哥如此狼狈的样子,却仍是正勾着那人的腰不知所措着,却又被人猛的扎进了怀,不安分的似是猫科动物的头小幅度抖着,湿热而咸涩的液体被蹭到他的肩颈间,那哭泣声都找到了开关般,持续着往高昂的方向宣泄起来。
他更不知所错了。
“畅哥……”
“闭,嘴。”
声音很细,还惹着泪汪汪的痕迹,却一字一顿,大有“多说半个韵母就整死你”的意味。
有些像饿得要命还傲娇得对你不屑一顾的小野猫,吧唧吧唧吃着罐头,还不忘对你颤巍巍伸过来的手亮以锐利爪子的警告。
娃尔还是乖乖闭嘴了,手却悄悄摸上了他哥的背,轻轻抚着微微凸出皮肉的脊骨。俩人都是演员,他的通告撞上刘畅特殊时期少说也有一百多次,自然对哄好处于惊惧而多疑的omega控制下的他哥轻车熟路,却还是禁不住惯例般的心疼。
beta无法给omega如alpha般的生理需求,筑巢期,发q期,标记,等等等等——纵使是现在的情况,alpha残余的信息素也比一堆只有沐浴露味道的衣服强上许多。
他甚至闻不到他哥的信息素。
[ 畅哥,对不起。]
娃尔不记得这是自己第多少次说这句话了,又或者说,第多少次承诺了。
啜泣声归寂于平静了。
“……娃尔。”
“我在,哥。”
“娃尔。”
“在。”
“娃尔。”
“嗯。”
…………
刘畅又哭了,梦里哭的。他梦到自己初中体育加试前被拎出来绕操场训练的场景,喉咙里的鱼腥味儿染痛了眼睛。
半睡半醒攥着他哥手的娃尔忽而意识到了什么般,凑到人耳边,低低喃喃了一句“我在”,也不知道究竟被没被人纳入脑海。
只是梦境中仿佛永无终点的跑道上确乎出现了个人影,笑笑的,是俊朗而眉眼弯弯的青年模样。
我在,一直在。
(系列未完 本篇完)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算命丧到底没写完……头秃啊真是。下星期……够呛。
系列未完的意思是就beta娃×omega畅的设定还会出一些文,这篇预计也会翻修(我写的真的好烂)。


投稿邮箱 18072277961@163.com
投稿微信:owls18072277961
投稿QQ:2921471709